x5vd meqs pbhb mxtf nyc5 um8c cey2 tvdd nxbl xx5x

264章 圣贤、女伎共秦淮



.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264章 圣贤、女伎共秦淮
(猫扑中文 www.mpzw.com)    晚膳后,李汝鱼静极思动。    于是换了衣衫,腰间配了剑意思意思,交代了事宜后出门,去看看秦淮风光。    盛世数十年,虽然北方屡有战事,但健康从无兵事,秦淮河上其繁华**不输临安西子湖,如今民间更是有秦淮八艳的说法。    八艳,是秦淮河上八名才艺卓著的女伎,身价千金,有钱人还不一定能一亲芳泽,得看她愿不愿意,当然,若是有才,没准也能白睡。    先前闹过笑话,有位游侠儿,不知道从哪里抄袭来了一首小词水龙吟,甚得八艳里某位顾姓女伎青睐,同塌而卧三日后,顾姓女伎让游侠儿做新词为歌,写出来的却狗屁不通露了马脚,被赶出青楼画舫。    也没亏。    毕竟白睡了三日艳名远播的美女,**得不知何处是故乡,而且那女伎顾惜名声,没敢张扬,可终究还是传了出来。    走在秦淮河畔,微风寒凉。    李汝鱼想起那些丫鬟说起的这件事,不由得笑了。    若是夫子在此,怕不是八艳要抢着陪夫子睡觉罢,估计夫子一个都看不上,庸脂俗粉岂能如夫子之眼。    水波荡漾,画舫如织。    恰好有一艘名叫水乡的二层画舫靠岸,满身铜臭味的狎妓大爷一脸怒意,下船后回头泼口大骂,“白玉京你这个骚婆娘,总有一天老子要把你日翻”    污言秽语臭不可闻。    一女子露出头来,画扇遮了半边脸,好整以暇的道:“奴家等着哟。”    似是故意气这位富贾大爷,笑眯眯的对一位行人说道:“大哥,可愿与奴家夜游秦淮啊,今儿个奴家心情好,分文不取。”    那行人大喜,旋即看到铜臭富贾杀人的眼神,吃了一惊,慌不迭摇头,我还有事,再见再见。    说完转身就跑。    铜臭富贾见状大笑,“贱女人,今后你就喝西北风吧,我倒看这秦淮河畔,谁敢不给我面子上你这水乡画舫!”    显然是个在建康城很有势力的老爷。    叫白玉京的女伎略有失望,却没有屈服在铜臭老爷的淫威下,目光落在李汝鱼身上,犹豫了下,大概是觉得会误人子弟,可终究还是压抑不了心中怒气,对李汝鱼道:“小哥儿听歌不,奴家陪你游秦淮,不要钱的哟,你要是能作得一手好诗好词,奴家会尽心伺候你哟。”    这纯粹是赌气了。    李汝鱼看了看那满身铜臭的富贾,被他那威胁的目光一盯,少年热血油然而生,毫无畏惧的迎着他杀人目光道:“好。”    上年登船。    铜臭富贾一张脸涨成了猪肝色,盯着李汝鱼的背影发狠道:“狗日你就今晚最好别下船,我非折了你三只腿不可!”    李汝鱼回首漠然看着他,“我等着。”    坐到女子对面。    船夫在女子示意下摇动船橹,画舫向河中飘去。    李汝鱼不做声。    名叫白玉京的女子也沉默不语,画扇半遮面,眼神愧疚,许久才道:“对不起小哥儿,拖累你了。”    李汝鱼摇头道:“无妨。”    此处属于上元县境,算起来也是自己为民办事,好歹我也是上元县的父母官不是。    白玉京讶然,不由得多看了李汝鱼几眼。    这少年倒真是个宠辱不惊,先前以为他只是懵懂无知,见了美色忘了利害关系,现在看来并不是,他从登船后,看自己的眼神就清澈而尊重。    并无龌蹉之心,端的是来夜游秦淮的男子中的一股清流。    笑道:“敢问小哥儿大名?”    李汝鱼差点脱口而出,话到嘴边改口,“李鱼。”    上元大令的名字,秦淮河畔这些女伎消息通灵,怕是听过的,心中猛然一动,何不尝试一下透过这些女伎打探一下圣贤异人的消息?    又问道:“唐突问下,可曾知晓炎夏时节,那位在秦淮河上画马渡河的读书人的事?”    白玉京愣了下,道:“知道,他当时所在画舫,就是这艘水乡画舫。”    无巧不成书!    李汝鱼大喜,还真是误打误撞了。    不过高兴不到三秒,白玉京就无辜的道:“奴家知道的大家都知道,小哥儿你也别问了,我不知道那位神仙一样的读书人在那里,算上你的话,前前后后得有好几拨人来打探过了。”    看李汝鱼一脸失落,白玉京略有不忍,“小哥儿也是读书人?”    李汝鱼嗯了声,“算是。”..    “擅丹青?”    “丹青不太懂,书法略知一二。”    “那你找他没用,这位神仙一样的读书人画得很好,但书法么算不上绝代大家。”白玉京脱口而出,想打消李汝鱼的念头。    李汝鱼却敏锐的抓住了其中的漏洞,“你见过他作画写字?”    白玉京眼神有刹那的闪烁,旋即恢复正常,笑道:“见过啊,那夜他站在画舫上,画人则舞,画鸟则鸣,画马渡河,很多人都亲眼见过啊。”    李汝鱼心中冷笑,没有放过那一丝异常。    她在撒谎!    那也见过圣贤异人作画的人不少,但他从始至终没有写下一个字,白玉京是如何知道这位圣贤异人书法算不上绝代大家的?    难道    李汝鱼猛然有个大胆的想法。    这位圣贤异人会不会并没有被士族和乡绅隐藏,而是悄然蛰伏在秦淮河畔?    白玉京很可能就见过他!    毕竟没有谁会想到,一位是圣贤的读书人,会整日里和女伎共秦淮,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临安柳春风那般整日里醉卧青楼。    没有揭破白玉京。    李汝鱼想了想,“歌呢?”    白玉京愣了下,旋即起身坐在琴畔,纤指拂动,歌声婉转而起,和涛涛水流声混在一起,端的是美如画。    歌是水龙吟,那位游侠儿剽窃来的作品。    “五城中锁奇书,世间睡里无人唤能驻光阴,解留颜鬓,引君霄汉莫说英雄,万端愁绪,夕阳孤馆,到流年过尽,韶华去了,起浮生叹。”    李汝鱼心不在焉听了一会,起身道:“靠岸罢。”    白玉京讶然,善解人意的道:“要不等一会?”    李汝鱼摇头,“不用,”    上元大令,何惧一狎妓富贾?
猫扑中文 www.mpzw.com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标签:飘樊落溷 bv7x www167365.com

上一页 |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说出来你可能不信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说出来你可能不信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